skip to Main Content

雙性人的聲音

Small

我遭受了20多個失敗的手術,目的都是試圖「正常化」我的身體。但是我已經克服了
,今天我過着作為一個驕傲的雙性人的生活

雙性人的聲音

Hida

我覺得很幸福,我的父母讓我做真正的自己。我鼓勵所有雙性兒童的家長這樣做。試
圖「修正」健康嬰兒的身體以符合社會典範本身就是偏見,而偏見永遠不是解決方法

雙性人的聲音

Pidgeon

醫學專家毀了我健康的外生殖器和生殖器官。為什麼?為了使我的身體符合他們對「
正常」的女人應該是什麼樣子的想法。這些專家都是錯誤的。十次中有九次雙性人的
身體都是完美健康。我們的身體不僅是正常,而且是美麗的。

雙性人的聲音

Kimberly

醫生們經常聲稱有「沉默的大多數」的雙性人滿意其被視為年輕患者的方式。我曾經
是這「沉默的大多數」的一部分,但肯定並不開心。醫生們得出這樣的錯誤結論,因
為大部分他們的年輕患者還沒有作為成人回來投訴 。但他們的沉默也同樣可能是由污
名和羞恥造成的。是時候結束對遭受創傷和侵犯的大多數的沉默和無視。

雙性人的聲音

Julius

我是雙性人,我為了讓自己被接受和保持安全而要不斷隱瞞這個關於自己的事實。這
是令人疲累和沮喪的,這太痛苦了!我在一生中遭受騷擾,並在長大的過程中被教導
我的身體不是我的。這是一個公共奇觀被濫用,以及在違背我的意志下被審查。這必
須停止。

雙性人的聲音

Katie & Arlene

當發現我的女兒在出生時有意料不及的性特徵,有人告訴我我應該把這秘密藏起來。
多年來,保持這個秘密,而非差異本身,是導致孤獨和隔離的問題。人們需要重新構
想作為雙性人-這不是一種疾病,而是生活在世界的一種方式。

雙性人的聲音

Esan

當發現我的女兒在出生時有意料不及的性特徵,有人告訴我我應該把這秘密藏起來。
多年來,保持這個秘密,而非差異本身,是導致孤獨和隔離的問題。人們需要重新構
想作為雙性人-這不是一種疾病,而是生活在世界的一種方式。

Close search
Search